欢迎来到 - 才子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的话 >

在舞台,致敬路遥,致敬文学经典

时间:2019-07-05 22:05 点击:
将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改编成话剧,用我们平常的话说,编剧从一开始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当然,即便是这样,话剧创作也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。 十年前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林兆华导演让我改编《白鹿原》,在北京人艺演出八年之后,陕西人民艺术剧院李宣院长告

  将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改编成话剧,用我们平常的话说,编剧从一开始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当然,即便是这样,话剧创作也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。

  十年前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林兆华导演让我改编《白鹿原》,在北京人艺演出八年之后,陕西人民艺术剧院李宣院长告诉陕西人民,我们要让《白鹿原》回家!一年半以后,话剧《白鹿原》由陕西人艺排演并在全国各地巡演170多场,在话剧界引起了轰动,被认为是当代戏剧演出的巅峰之作。这时候,李宣院长又向我提出来,能不能把《平凡的世界》也改编成话剧?我们都知道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陈忠实先生写《白鹿原》多多少少受了路遥写《平凡的世界》的影响,下面我们来研究一下《平凡的世界》。

  看完《平凡的世界》小说之后,我真的很犹豫,不仅仅是字数多少的问题,《战争与和平》可能字更多,有120万字,也被改编过电影、电视剧、话剧、歌剧。主要问题是,《平凡的世界》的历史背景相对来说带给人物命运、带给人物情感的张力还是弱了一些。戏剧是需要戏剧冲突的,戏剧冲突最核心的部分,必须是具有裂变效应的矛盾内核。要么你不去触动它,它就像潜水艇一样,默默无闻地潜伏在那里。这种矛盾你不去触动它,但是它的存在,它对人物的命运,对人物的一生都是一种观照。这种东西你一旦触动它,哪怕你用一根纤细的针头去触动它,它就像核裂变一样,山崩地裂,火山迸发!戏剧矛盾冲突的核心必须是这个东西,否则没有内在张力。

  

在舞台,致敬路遥,致敬文学经典

  话剧《平凡的世界》剧照

  经过分析以后,我还是同意做这部作品了。特别是,我希望自己能通过对路遥同志的崇敬和探究,完成一次和路遥的心灵对话。于是,我和导演、制作人两次到他的家乡去。我对陕北是很熟悉的,写《平凡的世界》之前去过十次了,这次主要是对路遥的生命状态和写作背景进行深入了解。我们一直沿着他走过的路去思考,我们不断感受着路遥和他的乡亲们的关系,感受着路遥和他的亲人,特别是乡土的关系,这是让我们备受感动的。

  同时,改革开放前后的这一时代背景,我本身也经历过。我能够把自己对时代的感受和对生命的体验与小说中的人物、和路遥的心灵沟通起来,建立起沟通的通道。

  在研究《平凡的世界》的时候,我想到的是要强调跟今天的观众产生交流,因此,我提取并紧紧抓住小说当中的四组人物关系(四组爱情关系,四组情感关系),这样使所有人物关系之间建立一个共通的爱情通道,再把每一个人物的故事情节和时代关系的演变有顺畅地发展和截取。时代更替、进步,在小说当中可以拉开篇幅慢慢讲他们关系的改变,讲最终的选择,痛苦的经历。但是,戏剧必须很快进入矛盾,前一场写孙少安和田润叶在河边相聚,闻马兰花香,后一场就是孙少安要去山西相亲,必须就这么快。第三场少安就把秀莲从山西娶回来了,没有田润叶什么事了。就是这么快,在生活当中是有时间跨度的,小说也可以有篇幅描写,但是戏剧不行,戏剧需要一二三……直接铺开。今天有很多很多年轻的朋友们,逐渐开始喜欢戏剧文学,开始喜欢戏剧舞台艺术,也可能会发现,戏剧台词是很有味道的,不像生活当中的情况,也特别不像电影电视剧中大量的白开水式毫无味道的台词。戏剧语言不是这样的,戏剧台词是非常考究的,几乎每一句话,背后都有它的意思,都有潜台词的意思。潜台词就是有助于交代人物的内心反应,有助于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,包括对前史或者前事的交代。

  改编《平凡的世界》很重要的一条,最终确定是情感的东西。为什么?年轻人的爱情是讲述不完的故事,讲述不完的情感。各种各样的生命形态,在整个丰富多彩的世界里面,当转化成对爱情的一种崇拜和一种忠贞的时候,会演化出许许多多的幻想,会和年轻人对生命、对现实生活理解的那样一种憧憬,所以这种爱情和情感关系朴实、真诚、天真的憧憬也是吸引我们今天当代大学生,包括今天年轻人还仍然对这部作品有一种青睐的原因。也可能是今天的现实生活当中,渐渐远去的一种爱恋的情感,使得我们觉得应该得到珍惜,或者久远爱情的甜蜜和忧伤,恰恰是我们心头回忆中最抹不掉的情绪,所以才使得我们今天愿意去玩味、愿意去体味、愿意去品读这样一种高尚的情感。

  总而言之,在这些人物情感当中,我们更多记载了年轻人在跟随着这个时代,当他个人命运发生重大变化或者选择的时候,首先在爱情问题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,同时这个选择最终是接地气的,可以带给他们真正的人生的收获,这个收获可能是真正黄金一般的收获,当然也有真正是爱情的收获。但是尽管是这样,像孙少平这样,接受人生的跌宕,像郝红梅经历人生情感的打击,像孙少安那样隐忍的、那样不屈不挠的、话在心里的硬汉,他用他的聪明才智,用他农民的狡猾,用农民的智慧,处理整个家庭上上下下复杂的关系,社会关系,包括当年生产队长。真的无助的时候,他的砖厂倒闭没有钱了,他的妻子又得了病,把这个汉子几乎压倒。在阴雨连绵的天气里,在节气里面“谷雨”那一天,这个汉子终被压倒了。这时候孙少平突然的出现,什么话也不说,这个是我们血浓于水的亲情,这种骨肉之情,这种兄弟之情,真正陕北这块古老的土地,千百年来,我们中国人在家的概念上,在情的概念上,在人性的概念上,滋生滋养出来传统文化根基的东西,在这个地方会被凸显出来,这个时候他们两兄弟之间的情感是最感人的。

  这种细节沉淀出他们兄弟之间的情感,沉淀出我们对这个作品、对人生意义的一种探索,你是谁?你从哪里来?你要到哪去?你所经历的那个世界,到底有意义还是没有意义?什么是平凡,什么是不平凡?我们试图通过我们的舞台演出,和路遥先生的作品沟通,用戏剧的方式,让走进剧场的观众,再次回忆起这部小说,再一次重温小说带给你的文学感受,我们大家在一起向路遥先生致敬,向文学经典致敬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07月03日14版)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